俞敏洪
行业:其他

用外国人的钱来办中国人的教育,俞敏洪成为中国教育界和资本界的双料人才。他到底怎么样做到这点?

俞敏洪:过程不算太复杂,上市公司上市过程都是差不多的,新东方的上市因为是跟教育相关的,由于在中国原来没有有关教育的上市公司,所以需要更多的事件向投资者做解释。

我们打算上市是去年年底左右的事情,决定上市,并且着手选择最后去纽交所还是去纳斯达克,还是去香港,最终我们选择的是往美国走。

因为觉得虽然美国的监管政策非常严格,但是对公司提供了一个非常高标准的要求,如果我们做的符合美国上市公司的一要求,并且能够胜利上市的话,我们的新东方把事情做得更加长久,另外到美国上市的好处是面向全世界,感觉到自己是踏在一个世界平台上,所以最后我们选择了去美国上市。

至于选择纽交所或者纳斯达克属于两可行为,任何一家都能把新东方做好。新东方相对来说是传统行业,尽管现在教育有一定高科技含量,但是我们本身不是高科技公司,在人们的印象中,进入纳斯达克上市一般都是跟高科技密切相关的公司,所以我们衡量以后,觉得我们符合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要求,于是最终选择在纽交所上市。

在中国媒体报道经常是把两家混起来,常常有报纸上,新东方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这是对两个交易所不清楚的原因,这就像中国的上海交易所或者深圳的交易所,是两个不同的交易所,实际上是在同一个证监委的监管之下。

所以我们从筹备到真正启动仪式,启动仪式在今年4月份做的,应该是在4月4号左右,做了一个启动的仪式,就是一脚踢出去的意思。然后选择了投资银行,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来帮新东方做审计、法律文件、投资银行的投资关系,到美国做的招股说明书。

新东方筹备上市有个好处,因为都懂英文,所以读那些招股说明书,并且跟这些投资银行进行沟通,没有语言障碍,不需要中间有大量的协调工作,所以我们招股说明书做的比较快,因为新东方在这个过程中,也进了相关的人才,比如说CFO,就是财务首席官,或者首席财务官,刚好他原来在这方面非常熟悉,所以我们做的非常快,我们把招股说明书递上去的第一稿回来,只提了30、40个问题。一般来说,不管中国还是美国的公司,招股说明书递交到美国以后,问题会有100个,第二稿是30、40个左右,第三稿就没问题了。在7月底的时候,新东方上市的工作做完了,筹备工作做完了。

原来打算准备在10月份左右上市,并没有想到9月初上市。但是筹备工作都做完了,那么大家只能在那儿等着上市的日子。本来想的就是,因为新东方的财年季度是从6月1号开始,相当于到8月31号,季度财务报表出来以后,有一个月左右做季度的财务报表,一般来说到10月份,再去上市,原来打算这样。

但是后来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新东方上市工作准备好了,第二个是国家六部委发了一个文,就是9月8号以后到海外上市的公司,要经过这些部委审批批准,我们倒不是怕新东方去批批不下来,但是因为中国的事情有很多需要你去努力的地方,到最后,本来一件简单的事情,要跑到很多部委印很多章,多吃很多饭。为了事情更加简单一点,也为了不违反国家的规矩和政策,所以我们决定在9月6号、7号这两天争取到美国上市,这个时间对我们来说非常紧张的,但是我们想可能还行,有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是新东方这批人,本身跟国外的交流比较多,还是比较容易接触。

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们觉得尽管有很多的投资者在这个阶段是休假的,就是他们不一定在上班,不在这儿上班,那你上市后的股票你卖给谁呢?你路演再好的话也需要卖给别人股票。

因为新东方是中国教育的第一个概念股,就是它不仅仅是因为新东方业绩的问题,而是有一个中国概念在里面,近两年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的概念是比较的热衷,比较的追捧,而且刚好在前几年国际投资对这样的高科技、网络公司的投资热潮过去以后,大量的基金正在寻找中国是不是有别的领域可以进,我们认为教育,因为在美国教育公司做的比较成熟,大量的教育公司是十几年的历史,新东方作为第一个教育的概念,有可能会引起投资者的兴趣。

所以就这两点因素,我们认为新东方的股东能力还可以,剩下的问题就是说服别人买新东方的股票。新东方前几年的业绩比较正常,所以我们决定在8月21号,几乎是临时决定的,就开始路演。我记得8月21号到香港,22—24号在香港,后来到新加坡,然后到美国。刚开始的时候认为新东方的股票冲的不会太高,因为在这么一个特殊时期,所有投资者都休假的时期,我们认为冲的不会太高。另外教育属于比较传统的领域,我们没法保证,我们明年股价能够翻100%,或者是50%,我认为这个不符合教育发展的规律,所以我们做的还是比较的谨慎,我们刚开始上去跟大家一起讨论,包括投资人一起讨论,我们的股价只有11—13块钱每股,美国叫做存托证券。所以我们觉得,最低期待就是11块钱就算了,新东方弄个700、800万美元,新东方也不缺钱,上市是一个标志,觉得上市可以使得企业走向新的台阶。

但是后来股票一出去以后,出现了两种情况,一个是投资者本人确实听我们讲故事以后,觉得我们讲的确实不错,开始感兴趣。还有另外一个现象,属于我们意料之外的,就是大量的投资公司的管理者,有不少是新东方原来的学员,他们几乎不需要我们讲故事。

新东方一出现以后,他们就说:“俞老师,现在新东方要上市了,你就不用讲新东方了,你告诉我们能给我们分配多少股份。”这样的事情变得更加容易了。一路走过来,我们最高预期比我们原来想要融资额要多10倍左右,假如说新东方要1亿美元的话,就有10亿美元想投资新东方的股票,大概最后有40、50倍的人要认购,而且到后来还限额了,因为还没走到美国,刚走到香港、新加坡就已经到了10倍了,我们还没有走到美国和英国,所以我们就觉得再这样下去会太多了,到了美国我们就限额了,限制任何一个基金公司最多只能投1000万美元的定单。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等到结束的时候,实际上也超过几十倍去了,中间出现了一个情况,他们说很少有在这个阶段,公司去路演的时候,比如公司定的路演的午餐会在纽约,我们的座位是60个座位,一边吃饭一边聊,结果来了100多个,没想到结果会有40、50个既没饭吃又没座位坐,但他们也挺高兴的。

后来重新定的股价是15块钱,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传统的行业,开盘的时候大概在18、19块,开盘的前一天晚上,大家互相猜到底明天是多少价格,每个人还掏一点钱,说离的最近的赢一笔钱,结果我猜的是19块两毛,结果开盘以后,上来的单子是22块1,有一个人赢了,所以他个人收获了1000美金,因为一人凑50美金,谁猜的最近,谁拿这个钱。这个家伙是原来新东方的学员,在高盛工作的,已经是比较高的职位了,所以总体来讲上市后来挺顺利的。

我认为这个价格上来以后,最初会有有一股热情在这儿,因为有中国概念,但是后来可能会调整,大概稳定在在22块左右,没想到这两天变成三十几块了,这也是我出乎意料之外的。

这个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我对股票上扬的承诺就是新东方增值25%,这是我看待教育行业的规律,我努力做到,大家不要期待有30%、50%、80%的增长,这个不符合教育规律的,我们也做不到。

宏博集团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513-88760086
集团首页 |  我要咨询 |  投资指南 |  招商引资